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

网站首页 > 心理文章

一位身处武汉的心理咨询师,总结出4个心理防御为心灵设防

来源:吴建华   02-12

年前,我感冒了

大年初十,我开始了心理服务师的网络咨询工作。有来访者会关切地问道“吴老师,你在武汉情况还好吧?我微笑回答,“我挺好的。”外地的同学也会不断地打电话和发微信问我情况怎么样,我回答“挺好的。”当这样的询问不断增多,自己不断回答 “我挺好的”时候,不禁在想,身处严重疫情地区武汉的我,难道真的不恐慌吗?



1月15日早上起床,我发觉自己有点感冒症状,自己就开始按次按剂量服用感冒药。我春节前的安排是:1月19日外出和姐姐逛街购物,1月22在家和自己家人吃团年饭,1月24日在家和老公的亲戚共17人一起吃年夜饭。


1月16日我的头疼、四肢酸疼、无力等感冒症状仍在持续,咳嗽愈发严重。白天的时候还好,可一到了晚上,整晚咳个不停,睡着了也能把自己咳醒。1月17日我决定一个人搬到书房自我隔离,还取消了和姐姐1月19日逛街的约会。那时我还不知道武汉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只是不想自己的感冒传染给家人。


1月19日,我的感冒症状减轻了很多,但整晚还是咳嗽。想到22日和24号的家庭聚会快到了,我便开车去自己工作的学校校医院拿点止咳药。我把车停在了校医院门口,走进医院大厅,大厅空无一人,我径直来到一楼医生值班室,值班室门口挂着的塑料帘子被一只竹竿高高地挑起,我探头往值班室里看去,看见一个女医生拿着一个喷壶向空中喷洒着什么,值班室的窗户敞开着,冷风不断地涌入。



女医生在值班室内看了我一眼,问道“怎么了?”我怔怔地望着戴着白色口罩,穿着蓝色无纺布简易医用外衣的女医生,发现她和放寒假前不戴口罩,穿白大褂的学校医生穿戴不一样。


我走进值班室答道“我感冒了。”女医生往后退了一步,迅速问道“发烧吗?咳嗽吗?” 我感到有些奇怪,以前感冒到校医院就诊,几乎没有医生会问是否发烧的问题。我简短回答“不发烧,就是咳嗽受不了。”女医生马上接着问“咳嗽有痰吗?”我说“没痰,整晚干咳。”女医生用一只脚勾过她身后的一个小方凳让我坐下,拿出听诊器放在我的心肺部听诊。不一会,感到女医生松了一口气说“肺部没问题,给你开点药回去吃。”


我拿着给我开的药,起身刚准备离开,剧烈的咳嗽就开始了,医生的眼睛顿时放亮说“你咳嗽有痰呀!”我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礼貌的回应道“是吗?我以为自己是干咳呢。”想来,我的就诊让医生有点恐慌了。


2.眼底充血,我慌了

1月20日,早上还不到8点,睡得迷迷糊糊地我被妈妈的电话吵醒“今天感觉怎么样,还咳吗?”  “好一些了”我答道。我可以感受到电话那头妈妈的不安。父母从新闻中知道武汉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这几天他们几乎每天都会给我打一两个电话,问我感冒的情况。我姐姐的女儿大年初四要回澳大利亚继续上学。父母担心聚餐会把感冒传染给我的外甥女。 


1月21日上午,我基本不咳嗽了,但全身还是有些乏力,什么事也不想做,便和老公商量后决定取消和我家人1月22日的聚餐,全力准备24日和老公亲戚们的除夕团年饭。1月22日上午,身在外地的公公看了国新办召开的新闻发布后,知道已经出现人传人和医务人员感染,存在一定范围的社区传播的消息。赶忙给我们打来电话,要我们取消24日的宴请。

老公坚决反对取消除夕团年饭,觉得我们一切宴请工作都准备就绪,疫情没那么严重,自己的父亲纯属捣乱。他气冲冲地对我说“不用管他,我们按原计划进行。” 


1月23日凌晨,武汉市发布交通“封城”通告。早上8点老公起床后打开电视,看到武汉封城的消息,说道“看来,武汉肺炎疫情已经相当严重了。” 我们开始给武汉的亲戚们一一打电话取消24日的除夕聚餐。想来,我们那时真的开始有点恐慌了。



春节初五29日早晨,我在卫生间一边刷牙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我发现自己的左眼眼底充血,左眼有一半眼白都变成了红色,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开始在网上疯狂地搜索眼睛出血的原因,心里特别着急。

看着武汉节节攀升的确诊病例人数、疑似病例人数、死亡病例人数,内心无比纠结,不断在想,现在去医院看病安全吗?怎么才能去医院呢?去哪个医院会安全些呢?哪个医院眼科接诊呢?最担心的还是害怕去医院会被交叉感染。


想到这些种种的不确定,决定按网上的说法先观察,看眼睛的血是否能慢慢被吸收,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看自己的眼睛有没有好一点,心里备受煎熬。这期间,传来三个不好的消息,一是我居住的小区出现了4例疑似病例。

二是我姐夫的爸爸年前高烧,初六被医院收治,还没来得及确诊,第二天就过世了。

三是老公的表婶初八因感染冠状病毒肺炎去世。觉察到自己从有点恐慌开始变得有些恐惧了。


3.不想被恐惧吞噬

春节初七31日,我随手拿起书架一本国外精神分析学家写的一本书,翻到推荐者序,序一是曾奇峰老师写的,一段文字跃入眼帘:“面对大自然经常显现的敌意,以及人际间时时呈现的冲突,不设防的心灵无法完整而清晰地存活下去。看到这里,想想自己的恐慌是否能防御一下呢?

“心理防御”这一心理专业名词,由奥地利著名心理学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提出。简单来说是个体运用某种方式应付生活中的刺激所产生的焦虑,来缓解自己紧张或抑郁等情感。



面对疫情我可以使用哪些防御呢?


一是隔离,不让自己的意识提取让我难受、不利于身心健康的事实。


疫情期间,让自己的信息来源仅限于电视台发布的疫情通报和新闻。微信群和QQ群充斥的大量有关疫情的视频和文章,有意识避免去看。同时,除非亲朋好友主动询问,避免与他们有过多的语言交流和接触,免得无法鉴别真假的疫情信息涌入,而影响个人的情绪平稳。


二是合理化,在潜意识中,制造“合理”的理由来解释并遮掩对自我的伤害。


听到亲人的死亡信息时,可以想一想,姐姐的公公已经91岁了,老公表婶一直有慢性疾病,他们都属于特别容易被病毒感染的人。


三是退行,遇到难以面对和处理的严峻问题时,倒退回幼儿时期的生活方式,做出一些幼稚的行为。


我所在学校下发了要求老师开展网络教学的通知,我的QQ上增加了几个教学平台学习群,一时间教学平台如何操作及线上教学资源如何选用的信息不断袭来。每天早上7点不到,学习群里就不断有老师提问:PPT上传不成功怎么办、题库在手机端看不到怎么办、如何将之前的课程导入新课程等,五花八门的问题瞬间让我觉得压力山大。


我放弃了教学平台群内学习和直播培训,打电话向在学校教计算机的闺蜜请教。她说“很简单”,我说“我不会。”,她玩笑道“你又不是傻瓜?”,我坚持说“我就是学不会”,她有些着急“怎么会学不会,看培训直播就会了”,“看了也不明白,”我回答道。她终于放弃了说“那我跟你说,你打开电脑我教你怎么做。”这让我有回到孩提时代被喜欢的老师单独辅导的感觉。


四是压抑,对可能会引起不适的欲望或想法自我阻挡,阻止其进入意识,但不是不处理,而是给予自己一些时间进行消化和思考后,再处理焦虑以及引起焦虑的事件。


妈妈这几天不停地问,武汉什么时候会恢复公交车运行。她一直担心2月17日无法去医院拿自己慢性病的药。我知道妈妈一边担心药断了对她的病情有影响,一边又担心到医院会被交叉感染。面对武汉依然严峻的疫情,去医院的确有很大的风险。我在心里想,到时我开车去医院替她拿药。但直到今天我仍然没有和妈妈说我会替她去拿药,我想自己可能不想紧张、恐惧的情绪太早进入意识。



4.给心灵设个防

每个人的精神世界,需要被保护。当危险袭来我们无意识中几乎都会采用一些捍卫自己精神领地的防御,给自己心灵设个防。



这一点,对于处在灾难现场的人,尤为重要。虽然在大多数时候,不恰当的防御可能会使我们的情感协调出现问题,比如过度的情感隔离会使我们与他人的链接断裂,但是在一些特殊时刻,装备上必要的防御机制,却是必不可少的关键步骤。


比如,奋战在一线的医生,医务人员及救援人员,大都会经历职业道德感和责任感的困扰,与害怕被感染的矛盾心理进行斗争,无力救治患者时产生挫败感,这些都有可能使他们出现沮丧、焦虑、恐惧等心理问题。


被诊断的患者,被迫离开熟悉的生活环境,被送到封闭的病房接受隔离治疗,可能会出现焦虑、恐惧、情绪低落、孤独、绝望等心理反应。还有等待排查和亲人被确诊或疑似的人们,或许会因为医疗资源匮乏,环境的外在刺激,产生焦虑、恐惧、偏激、愤怒等不良心理反应,甚至导致极端行为的出现。 


面对疫情,普通群众和医护人员都需要专业的心理支持服务。当带有巨大冲击的现实世界一次又一次地掀起惊涛骇浪冲击着他们的心灵堤岸时,那些巨量的信息和情感的风暴,很可能会把原本坚实有序的防御的城墙冲垮和击碎。


而当这样的结果出现,就会对现实层面的工作和生活产生巨大的影响。包括可能会出现突然的功能丧失,情感崩溃,非但无法去坚持工作,甚至在维持自身运转和生命安全时,也会出现巨大的障碍,甚至危险。


这并非罕见的现象。在汶川地震,天津爆炸等事件里,难以计数的一线工作人员在事后都不得不接受长期的心理治疗,来为千疮百孔的内心恢复秩序与功能,并对他们遭遇的“替代性创伤”进行谨慎的处理和细致的照料,帮助他们重回安稳的世界。


因此,在争取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同时,作为心理服务师的我们,是否能够及时有序开展紧急心理危机干预和心理疏导工作,也是至关重要的。在一线的工作人员遭受冲击时,在更多的大众被现实压迫和伤害时,我们通过自身的专业,去出借我们的功能,帮助他们加固、修补和填充适当的心理防御能力,来引导人们消除恐慌心态,不仅做好在病毒层面的防疫,更及时做好心理防疫,度过这段激流险滩。


曾奇峰老师曾经说“我不知道的是,有没有这样一种境界的人格,不需要任何防御,裸露着就可以好好活下去。 

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但是在当下这种灾难级别的社会事件面前,我想,我们不必独自苦撑,更不能让自己的心灵在未设防的状态里暴露于山崩海啸之下,或许这时候,照顾我们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通过自我觉察,或是外部的帮助,来我们自己的心灵设个防,用更好的现实功能,照料自己与身边人。

愿我们能照护好彼此,共度险情,重逢在春暖花开时。



欢迎搜索公众号:心理三冬暖,更多精彩内容等你发现! 

免责声明:用户在三冬暖心理咨询平台上发表的全部内容,著作权均归其本人所有。若版权个人或单位不想本网发布,可联系作者或站,我们将立即将其撤除。

标签: 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