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

网站首页 > 心理文章

心理咨询师如何对待首次咨询的来访者?

来源:姬巧玲   02-07

某日小聚,一位朋友谈及最近她开始尝试心理咨询。而这次的尝试让她感到困惑。我感到十分好奇,请她具体谈一谈。

“那是一场预约已久的心理咨询,咨询师给人的感觉十分真诚、热情、温暖。

可是奇怪的是,一入座,听到咨询师 ‘我能帮你做点什么?’时,我好像有种突然懵住的感觉,满脑子盘旋着问题:

他指的是什么呢?能帮我做点什么呢?会是哪方面的?我感到自己被卡住了似的。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特别想说的。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真是太奇怪,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为什么还要约这场咨询。”
这让我想起过往的一个阶段。在那时,还是一个新手咨询师的我,在来访者敲门的那一刻,会怀着满腔热情,热切地期盼自己能够凭借快速精准回应,让来访者在短时间内从“问题”中解脱出来,那时的我每次接待新的来访者,也会急切地问 “我能帮你做什么”。然而,这样的问题,并不是每次都能获得期待的效果。
更多的时候,会有些显得有些吃力和受挫,甚至有时,在短暂的开始之际,会感受到来访的求助意愿更加飘忽不定,难以触摸,让咨询有一种面临困境的感觉,分析工作启动艰难。现如今,我也是一名心理服务师,心理服务就是一次性的心理咨询,在一场仅四十分钟的心理服务来说,在每一个节点都要经过精心的打磨,一个恰当地开场白,实在意味深长。



1.“我能帮你做什么?”
心理服务中,倘若与来访者首次相逢,“我能帮你做什么?”这样的开场白,究竟带来了些什么?
 1、设定了一种家长式关系的基调,而非合作关系的咨询
这一问话暗示了双方是一种依赖或家长——子女关系,若来访者预期的过程与之不同,则容易引起来访者的退行。
心理服务的效果并非取决于心理服务师的手到病除。
事实上,真正的帮助在于咨访双方的合作——共同探索、澄清、理解来访者的问题、境遇和情感体验,在此基础上,让来访者依靠自己的力量认清问题,增加对自己的理解,逐步探索心灵,加强心灵和现实的连接,提升认知,转化成有益的行动。
在这个过程中,情感体验贯穿始终。倘若咨访双方情感反应的空间尚未形成,这类的开场白,可能会让来访者感觉不明就里,无形中增加了来访者的焦虑和紧张。这种情况下,来访者的主体性不复存在,而服务师的主体性则在更大的位置,即服务师的助人过程模式和方法成为了中心,满足的是服务师的助人需求。
尤其对于一些早年帮助获取挫败创伤或者获得过多帮办替代的来访者,这种过于急切的助人愿望,会激活防御,无意识采用被动依赖的方式,来争夺咨询的控制权。咨询的过程额外引入阻滞,影响咨访关系建立,有时甚至会让咨询无法继续,自然,所起到的助人效果反而受到了影响。



2、隐含的承诺


这样的开场白,乍看似乎是个特别关注来访者的问题,但同时隐隐透着一种承诺的味道,好象那些被来访者长期忍受着的症状应该迅速缓解,而这显然不是服务师所能办到的。

心理服务和治疗是个缓慢的过程,绝非一蹴而就。世上也没有什么“神奇子弹”可以一下子消除情感痛苦、维持恋爱关系,或者提高职场能力。即便服用药物,也常常不能立竿见影,而大多数患者都希望霍然痊愈。这种想法可以理解,却往往并不现实。
那么心理咨询,是否一定能帮助来访者实现初始预期呢?这些预期中,是否有可能存在更深层的没有被来访者意识到的内容呢?一个人头痛了,止痛可能就是他的预期。头痛的现象下面,可能是免疫系统正被挑战,也可能是累积的情绪反应[1]……咨询室内当下的时刻,具有不可预测性,且极具变化性,而我们无法对不知道的内容有预期和承诺。
这种情况下,这样的开场白,脱离了探索和体验,仅靠助人信念希望对来访者能有所帮助,可能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而且,来访者如果不能感受到咨询师可以满足他们的一些客体关系的需要,难以产生足够的信任,将会过早结束咨询或者在治疗性互动中保持非参与者的角色。


3、预先代入人际基本规则
这样的开场白,潜意识中预先代入了人际基本规则。来访者被安排在受助者的位置,咨询师占据了帮助者的位置。
在助人——受助的关系中,给予帮助者会心情愉悦,并附带着道德上和地位上的优越感。而受助者嗅到了自己的无能、弱小和卑微。而在人们的内心里,历来有一种天然的追求平等甚至追求优越的力量,而受助时,这种力量就被隐藏在内心深处,转变成一种对助人者的敌意[2]。
曾奇峰先生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比不被察觉的仇恨更具有毁灭性。诸如此类的开场白,可能会激活那些对心理服务感到羞耻的来访者的焦虑,启动防御机制,竭力文过饰非,咨询的意愿随之显得更加难以捉摸,工作启动的难度增大。




2.人们需要的是什么?
心理服务中,作为首次来访,人们需要的是什么?
首次来访时,人们往往带着各种各样的态度、背景、自己曾经试图解决问题的努力,以及向其他专业人士的求助经历。
一开始,来访者可能处于一个高度情绪唤醒状态(克制着羞耻感,麻痹着恐惧感,隐藏着严重的敌意,渴望着紧急需要等),或者他们也可能表现得试探和节制。而有些来自接纳和认可心理服务的家庭或亚文化的个体,还可能会表现出从渴望参与到自恃甚高等不同态度。

对于那些应他人要求来治疗的来访者,则会表现得更加猜疑和防御,在他们顺从的外表下,往往能感到掩藏的冷酷的拒绝。如果来访者在关系中除了看到一个专家之外什么也看不到的话,他们参与治疗的最初动机很快便会消退[3]。
因此,心理服务双方建立工作联盟显得至关重要。它既能帮助来访者克服早期的恐惧和忧虑,也将有助于帮助来访增强要面对改变的挑战和痛苦所需要的力量。工作联盟建立的艺术绝不能简化为公式化的程序。
服务师必须依靠共情,智慧,直觉,灵活,对不同人格及环境的理解去鼓励来访者,让来访者对心理动力学治疗可能提供的帮助感兴趣,帮助来访重新看待自身的体验和现实的联结。


3.当来访来敲门,我们怎样做可以有助于启动工作?

在精神分析取向的心理服务中,倘若初次见面的来访者完全不了解分析是什么,该如何启动分析工作?
首先,分析性的态度至关重要。
分析师自身的分析态度,在此时成为构建一个分析场的重要且唯一的元素:通过交流,来访者被包裹在分析性的空间里,分析的场从外向内,缓缓进入来访者的心灵与头脑,以此获得体验(experience)[4]。
而节制与中立是分析性态度中的两个重要元素。对于来访者提供的素材,尤其是面对来访者的情感、幻想、冲动这些呈现的时候,服务师与来访者之间的互动中,需要具备一种忍受“没有做任何心理工作”的能力,同时保持适当的好奇心,不过分热情,不付诸行动,帮助来访者尝试去理解发生了什么。
让来访者不断体验到自己能够被咨询师所理解,让他们感受到能够拥有与一个人之间的支持性的关系。这种体验,有助于来访者产生一种安全感,反过来又促进来访者对心理的探索,进而不断地获得自我理解,提升自我意识,扩大内在的心理的空间。
在分析性的背景下心理服务中,类似于“今天我们有四十分钟时间,你想和我聊点什么呢?”的开场白,也许,会是一种不错的启动。
[1]付丽娟,编织心灵的痕迹,体验才能被容纳

[2]曾奇峰,幻想与现实

[3]谢尔登•卡什丹,客体关系心理咨询

[4]付丽娟,咨询手记使用说明



欢迎搜索公众号:心理三冬暖,更多精彩内容等你发现! 

免责声明:用户在三冬暖心理咨询平台上发表的全部内容,著作权均归其本人所有。若版权个人或单位不想本网发布,可联系作者或站,我们将立即将其撤除。

标签: 心理咨询,心理咨询师必备